CIRCLE

一个小号(ง •̀_•́)ง
轰出/osocr/泉真/安雷/嘉瑞/盾冬/帝韦伯/花羊/苍策藏/飞青月/星白组/社乱坡/jk/薛洋中心

我想了想洋洋这么坏就应该自己玩 反正 反正我喜欢他 还有好——多人都喜欢他呢!!!


(各种)子供番爱好者!

不想画画 半吊子的技术根本找不到小伙伴嘛嘤嘤嘤

码个脑洞(())

如果有后续的话cp向大概是轰出,暂且打个tag避雷——
绿谷没有出场所以占tag抱歉!!

大概是轰出经历互换

有乖巧的安徳瓦和各种迷之设定


01.

轰焦冻睁开眼后发觉自己身处于陌生的环境之中,他茫然的环视四周:并非传统和室,而是装潢温馨的现代感小卧室。自己正躺在床上,被数量可观的欧陆迈特周边环绕着,过分真实的触感和视觉效果告诉他这不是梦境。认识到这点之后,他忽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经过几秒钟的思考过后他晃悠悠的下了床,打算进一步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低头一看摆在床边的拖鞋上也印着和平象征的头像,轰焦冻揉揉眼睛,以一种奇妙的复杂心情穿上了它。

……这满屋子的周边似乎是在哪里见识过。真是惊人的厨力啊。他暗自想到。——话是这么说我倒是没见过绿谷有在宿舍穿过欧陆迈特拖鞋。

看来这屋子的主人对欧陆迈特的爱可不是一般的沉重。

02.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卧室门,悄咪咪地向走廊探出头。走廊不算太长,自己处于最里间的位置。从前半部分隐约传来的细碎交谈声与瓷器和桌面接触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现在情况尚不明确,他不敢贸然行事,只得尽量放轻脚步向声源处移动。(走过洗漱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套allmight洗漱用品)

“差不多好了吧——我肚子饿了——”

“别那么着急嘛……”

是两个男性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

“这就好啦……冬美过来帮忙端一下盘子吧?”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轰焦冻整个人都愣了。他确信这是母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拨动着他的神经。仔细想想最初自己所听到的似乎是与自己并不算亲近的两位哥哥的对话。再加上被提及的姐姐的名字,他几乎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但迫于情况的特殊,他不得不保持警惕。同时好奇心与莫名的期待也在暗中作祟。

他站在原地,茫然感再度袭来。

03.

当下需要思考,轰焦冻却冷静不下来。

失神之时没有注意到另一侧传来的脚步声。面前的门猛然被拉开,轰焦冻一惊,向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举起了右手做好防御准备。自身的条件反射似乎让来人感到疑惑,而看清面前人面目后的轰焦冻倒是更加懵逼。

“喔,焦冻你醒了啊……”轰炎司看着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该吃午饭了。大家都等你呢。”

………………哈……?

04.

这是个什么情况??

轰焦冻感到人生迎来了大危机。

自己的家变了个样,本应在医院禁闭的母亲却如同正常的家庭主妇般在家准备午饭,明明已经到了中午却没人叫自己去训练,全家人气氛和睦的围座在桌边聊天进餐,混蛋老爸因为看自己脸色不好还特意讲了个冷笑话。

这算什么?家有儿女吗??

按这个状况来看那些周边原来是我的吗???

对面的轰炎司正因为自己的笑话失败而感到挫败,轰冬美给他夹了一块肉以示鼓励。

轰焦冻不语,暂时先放下心中的顾虑和不爽开始扒饭,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碗中不知何时多出来一块猪排。他偏过头,正对上母亲的双眼。

“心情不好吗?”她问。眼中盛满了担忧。

此时此刻少年又回想起了自己堪称悲惨的童年,名为安徳瓦的男人将他带入寒冰之中,母亲是他仅剩的一点火光。

本被扼杀的火光在虽上次医院的会面中重燃,但这里的的火光在一种自己不曾拥有的,温馨而陌生的日常感中更如骄阳般温暖绚烂。轰焦冻目光对上其的同时也渐渐的放下戒备。

“……没有…”

假若这是幻境,他也愿意再任性一次。

“那是起床气吗……?”

“不是。”

“难不成是做噩梦了?”

“算是吧……”

05.

“话说回来距离升学考试还有三个月,焦冻打算考哪一所中学呢?”像是为了缓和气氛,轰炎司试探的问道。

“升学……?”

看来变化的不只是环境。轰焦冻用筷子戳戳碗中的半块猪排:接二连三的既视感总会让他联想到那个将坚冰打破的人。尽管这里没有混蛋老爹的压迫,但出于长久的目标和同学之间的情谊,他仍打算走上与之前相同的道路。

“雄英。”他说。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不寻常的沉默,在场的五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带着或多或少的惊愕。

轰焦冻也对家人的反应感到不解,正当他打算询问时,母亲先他一步开了口:

“……没关系,只要你想的话,就可以喔——”

“就算是无个性也好。只要是焦冻想做就绝对没问题的。”



没啦

后续什么时候出来我也不是很清楚
自己都不是很期待

评论(6)

热度(18)